陕西印象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陕西印象 > 文化
字体:

2015中国西安丝绸之路国际旅游博览会招商公告

时间:2015-07-31 11:11:09来源:赛美斯旅游展

俗话说,“百里不同风,十里不同俗。”在陕西这块黄土地上,由于气候、经济、文化等多方面原因的影响,陕西人(关中人)在衣、食、住、行、乐等方面,形成了一些独特的方式。外地人对此十分好奇,经过汇集称之为“陕西八大怪”:面条像裤带 锅盔塞锅盖 姑娘不对外 板凳不坐蹲起来 房子半边盖 手帕顶起来 油泼辣子一道菜 秦腔不唱吼起来。

一、面条像腰带


“扯面宽得像裤带”。扯面也叫冰冰面(读biang-biang,现代汉语字典上没有这个字,很复杂的一个字!)面,正宗的关中人所做的biang-biang面和通常城里人所吃的扯面还是有一定区别的。正宗的冰冰面,一根面条宽度可达二三寸,长度则在1米上下,厚度厚时与硬币差不多,薄时却如同蝉翼。一根面条足够一顿饭,而对大饭量的关中人来说,一顿吃8两、1斤也是轻轻松松的。


关中人吃面,喜欢将面和硬揉软、擀厚、切宽。这种面煮熟以后,捞在碗里,无论是浇臊子,还是泼油辣子,吃起来都很光滑、柔软、热火、有筋性。既可口又耐饥。人们脖子一伸一缩,呼噜噜吞进肚里,吃饱吃胀,饱嗝一打,顿时浑身上下都是力气,拉架子车、上山扛石头,五六个小时不吃不喝也不觉得饿。

在西安城里,在大街小巷偶能见到biang-biang面,用那两个超复杂的字做为门面的大字招牌。即使不想吃,光看那字儿都好奇得会去店里转一圈,不自禁吃两碗biang-biang面!

二、锅盔像锅盖

相传在唐代修乾陵时,因服役的军人工匠人数过多,往往为吃饭而耽误施工进度,受到惩罚。于是,有一士兵在焦急之中便把面团放进头盔里,把头盔放到火中去烤,而烙成饼。现在算起来锅盔在陕西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了。

做锅盔,面要和得很硬,硬得用手都揉不动,要借用木杠来压揉,然后放在直径2尺以上的大锅中慢慢烤制而成。这样,烙成的锅盔外脆晨酥,清香可口,放上十天八天也不会变味。锅盔要数“乾州(今乾县)锅盔”好。

它在当地是一种很普通的食物,随处的超市里都可见,几块钱一个!~

三、辣子是道菜

至于说辣子,一般人都以为是湖南人、四川人能吃辣椒。其实四川人只是把辣子当成一种调料,而在陕西“油泼辣子”却是一道正经八百的菜肴。就连西安城里家家户户前也是挂满一串串喜人的红辣椒。

“油泼辣子”看着红、闻着香、吃着辣,既能用来调面,又能夹馍吃。人们常说“油泼辣子biang-biang面,吃着燎(好)咋咧!”

在西安几年,还真是见识到了,连我这个曾经从不吃辣子的人都变得如此能吃,回到家一顿没有辣味就觉得不带味。

四、凳子不坐蹲起来

这个似乎在许多农村也是可见的。在陕西,由于关中男人一日三餐都蹲在一起吃,一蹲就是一个多小时,加之他们冬天喜欢蹲在背风向阳的地方“晒暖暖”。于是,关中人就养成了蹲的习惯。

在城市里没见过,只是听说~~

五、帕帕头上戴

以前在反映陕西人生活的“西部片”中,经常看到戴羊肚毛巾、身穿对襟夹袄的老汉及老年妇女头上都戴着(顶着)一块黑色或白色的帕帕(手帕)。你如有幸到关中农村,这里的样子,和你在电影里看到的一模一样的。

原来陕西地区盛产棉花,当地人习惯把用棉花织成的手帕戴在头上,它既可防尘防雨防晒,还可以擦汁擦手和用来包东西,真可谓既经济又实惠方便。其实这在城市里亦可见到,打扫不街小巷的大娘,在夏天时节,他们都会在头上搭上一块白毛巾,又遮阳又擦汗。

六、房子半边盖

无论是在西安城还是陕西农村,都随处可见“一边盖”的房子。何为一边盖?一般的房子房顶为人字形,可是陕西的房子却是人字的一撇。据说因为陕西干旱少雨,所以这一边盖的房子能让珍跺的雨水全部流到自家的田地里,正所谓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。

又因,在近百年来陕西农业发展缓慢,人口却迅猛增加。农村中原来聚居生活的家庭,因土地面积有限,而人口众多,住宅紧张,于是便形成了房子“半边盖”的历史。

七、碗盆分不开

陕西人(老陕)吃饭,喜欢用一种耀州产的近1尺的白瓷青花大碗,当地人称为“老碗”。这种老碗甚至比小盆还大,所以往往碗盆难分。


在关中农村,每到吃饭时,村头、庄前、树下,男人们就端着大老碗(一碗汤饭外加两块馍足有六七两),蹲在一起,津津有味地边吃饭边啦着话,这就是有名的“老碗会”。在农村,人们劳动强度大,干活出力多,吃饭也多,所以出门用老碗盛一下就够了,不用再回家去盛饭,省了不少麻烦。

自我感觉这碗蛮漂亮,白底青花,一种很强的沉重感。

八、唱戏吼起来


唱戏,指秦腔。其特点是高昂激越、强烈急促。尤其是花脸的演唱,更是扯开嗓子大声吼,当地人称之为“挣破头”,外地人开玩笑:“唱秦腔,一是舞台要结实,以免震垮了;二是演员身体要好,以免累病了;三是观众胆子要大,以免吓坏了”。

陕西音乐广播的整点音乐——一曲地道十足的秦腔,在每个整点里吼起来,很是喜欢!至今怀念九八八音乐广播,怀念她的那首听不懂的秦腔!